彼得·阿奈特:我是记者其次才是美国人

2019-02-13 01:22:26 围观 : 62
网址:http://www.nnyxw.com
网站:悦博娱乐在线注册

  

彼得·阿奈特:我是记者其次才是美国人

  1983年时,彼得·阿奈特到中美洲采访圣地牙哥暴动及萨尔瓦多暴动。从此他从文字记者转变为在摄影机前报导的记者。

  谈到如何避免记者的判断力受到被访人的交流技巧影响,阿奈特指出大人物接受采访往往因为他们需要传递信息,并且知道采访者及其媒介机构将帮他实现意愿。而记者要理解与把握这一动机,针对采访对象及其决策提出批判性的问题。有时这些问题与针对它们的回答同等重要。例如他在采访萨达姆时问到其人权记录的问题,采访本·拉登时直接问他为什么要杀害美国人。提问的方式应该 礼貌而具有火力。

  新闻业是社会文明构成中的本质成分,这已经在发达国家被证明,也将在中国被进一步证实。新闻业是一个崇高的职业,而记者对于维持新闻业的职业标准责无旁贷。

  一生奉献于追求烽火真相的新西兰裔美国籍的著名战地记者,当了50年战地记者的彼得·阿奈特,历经越南战争、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等。采访过萨达姆、本·拉登等轰动人物。冒死发稿,曾多次被雇用的媒体解雇。今年72岁的阿内特是世界有名的战地记者,1966年普利策国际报道奖得主。多年来,阿内特共取得57个主要新闻奖项,2006年,英女王授予他新西兰功绩勋章,以表彰其在新闻工作上的卓越表现。

  1962年起开始 在西贡为美联社工作,作为战地记者,他经常随美军行动,报道越南战争。他在越南呆了13年,为美联社写了3000多篇有关越南的报道。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2003年到伊拉克为NBC报道伊拉克战争。因发表对美国政府的不当言论被NBC解雇,他刚被解雇,英国《每日镜报》聘用了他。

  1960年,他到老挝为一家英文报纸工作。1960年8月,老挝由于八九政变全境通讯中断,彼得·阿奈特把自己和其他记者的新闻稿封在塑料袋里,游过湄公河,从泰国的邮局把稿件发出。他这一游敲开了美联社的大门,美联社当地分社立刻注意到了他。很快,20出头的彼得被派到越战现场去做战地记者。

  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谈财经世相科技汽车房产时尚健康教育母婴旅游美食星座

  由搜狐传媒参与主办的清华新闻公开课第三讲于2012年11月16日在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演播厅开讲。历经越南战争、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的著名战地记者彼得·阿奈特(Peter Arnett)与新闻同仁及学子分享如何做记者感悟。第三讲由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央视评论员周庆安主持,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师史安斌与戴佳参与讨论。

  1966年彼得·阿奈特荣获普利策国际报道奖,也曾在八二三炮战期间到金门及马祖采访。当时是美联社所属的记者。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在谈到新闻记者的社会功能时,阿奈特从西方媒介私有制的语境出发,指出现代新闻报道的重要职能之一是谋求媒体机构的生存与发展,因而单纯地考虑记者的政治使命有失偏颇。但不可否认,西方记者在新闻报道中,常常使掌权者感到难堪,甚至视此为记者生命的一部分。

  1934年,彼得·阿奈特生于新西兰。他最早在新西兰的《南岛时报》开始他的新闻从业之路。高中退学后阿奈特进入地方小报《南岛时报》,每周薪水30先令,连房租都付不起。采访部主任每天交给阿奈特许多任务,还总是斥责阿奈特写得太慢,骂他是一个不能提笔写稿,却还要干记者这一行的笨蛋。之后他又为悉尼、曼谷等地媒体工作。

  在50年战地生涯中,彼得·阿奈特的足迹遍布世界各地。他曾为新西兰、澳大利亚、泰国、老挝和美国媒体工作,采访过影响世界的人物如萨达姆、本·拉登、阿拉法特和卡斯特罗。1966年他因报道越战而获得普利策奖。

  对于社会媒体的发展对于新闻业的影响,阿奈特认为,社会媒体例如微博可以为记者提供新闻线索,但是对于这些线索不加怀疑和核实地使用则易犯错误。具有专业精神的记者,即使在公民新闻盛行的时代依然特别重要,因为人们行为的动机,心理,以及行为本身都需要深度的理解与阐释。

  1981年彼得·阿奈特加入刚成立的美国有线新闻网(CNN),成为电视记者。

  2007年3月彼得·阿奈特受邀成为中国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的访问教授,开一门名为战争与国际政治中的应用学的课程。

  访谈结束前,阿奈特对年轻记者提出忠告:如何在入行初期克服日常新闻报道带来的琐碎与无力感?他提醒,报道战争也是由报道一系列小新闻而来。记者的目标是寻求真相,在权贵与大众之间进行信息传播与反馈,挑战权威以改善其执政行为,进而改善国家治理。他回忆自己入行之初遇到严师,曾有怨言,后来却意识到正是严师的高标准严要求成就了今天的自己。记者应该善于从简单细小的事件中发现不寻常的信息,永不停止学习,永不停止提问。

  我坚信真理和事实,寻找真理和事实的最好的方法是到事发现场。2007年7月,他带着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8名学生重返越南,追寻历史。桃花依旧,人面全非,对今日越南的新面貌他不胜唏嘘。

  1998年,他在有线电视新闻网及《时代杂志》联合制作的NewsStand节目中,揭发1970年代美军曾在老挝的顺风行动(Operation Tailwind)中使用沙林毒气,因此美国国防部向有线电视新闻网施压开除彼得·阿奈特,虽然CNN并未开除他,但之后他就转往NBC任职。

  2002年受雇于国家地理频道的《探索》节目。做专题记录片,为此他去巴勒斯坦加沙地带采访阿拉法特,又去伊拉克采访萨达姆的发言人。

  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对谈中,阿奈特还追述了记者生涯中一些有争议性的报道,正是这些报道对于战争正当性的质疑与挑战,使他遭受了上至美国总统布什、国务卿鲍威尔,下至爱国观众的批评。但是他坚信自己报道公正。

  1975年4月的最后一天,西贡失守,美联社战地记者Peter Arnett发出他最后一篇越战报道之后随美军撤退。

  1991年,CNN电视台因为报道了第一次海湾战争而变得家喻户晓,而这极大归功于阿奈特在战争前线的现场直播。全世界的人们第一次发现战争可以通过电视来直播,这几乎是电视新闻转播史上的里程碑,也改变了人们对战争的态度,战争不再是遥不可及的伤亡统计数字或者政客嘴上的辩论,而是通过电视屏幕几乎触手可及的景象,这也加剧了反战浪潮的蓬勃发展。在那次报道中,他还采访了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侯赛因。这使他赢得了当年的美国电视最高荣誉——艾美奖。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与此同时,阿奈特提醒,记者对于公众舆论要持有审慎的态度,因为公众并不总是正确的。如果他们不拥有全部信息,他们可能会集体反应过度。

  关于越战与伊战的区别:越战中的记者,都具有军人身份,接受军队招募才能进入越南战地采访。因此他们能够深入战争生活,懂得如何与士兵进行交流。正是通过与士兵的交往,记者才得以将越战的真相告诉美国观众。而在伊战中,记者不是军人,其专业身份无法与军人形成密切的关系。由于战争发生迅速,军方也无法组织记者进行必要的战场训练,因而相对越战而言,伊战记者对战场的隔膜感更深。

  阿奈特首先分享了采访大人物的经验,坦承虽然早年对于一些重要人物如卡斯特罗和苏加诺的采访机会来自于个人在新闻业界的声望,但是对萨达姆和本·拉登两人的采访则更多地得益于为影响力大的媒介如美联社工作。

  在1990年的波斯湾战争期间,彼得·阿奈特为美国的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而进入伊拉克,并且成功访问到伊拉克总统海珊。但也因为采访美军轰炸过,宣称是一座化学武器工厂的奶粉工厂,而引起美国国内的反弹。海湾战争爆发后,他到现场报道战争实况。

  针对讨论嘉宾提出的如何在被操控的环境(如伊拉克战争中的嵌入式报道)中保持新闻报道的客观性问题,阿奈特说,参与嵌入式报道的记者当然受到很多限制,例如伊战中的记者不可能象越战中的记者那样与战场上的士兵自由地、不受干预地交流,但是即使在受到限制的情况下,嵌入式报道相比于伊战前的非直播报道,在为战场之外的观众提供即时、直观和形象的报道方面仍然有着不可比拟的优势。而且,在军方限制之外记者仍有不小的自由发挥的空间来平衡报道。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